今天再次睡晚,好在今天的行程僅有兩個,分別是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和Yankee Stadium。中間則夾雜了明天從凱威家前往Amtrak Penn Station的模擬行程。

明天將搭一早九點半的Amtrak火車前往費城姑姑家,我們昨天就已經去拿了車票,今天則是擔心明天不知道從凱威家過去的時程,所以特地模擬整個過程。大致上來說,一個半小時應該算是頗為保守的估計,不過也因為多了這前往Penn Station路程(和Madison Square Garden連在一起),也讓晚出門的我們,抵達大都會博物館的時候已經快兩點了。

而我原先預計三點半就希望能抵達Yankee Stadium,這樣一來我們大都會博物館之旅自然又是馬不停蹄的走馬看花了。

大都會博物館網路上介紹很多,但就像大多數我們這次去的景點一樣,雖然出發前多少知道點相關資訊,但重點還是親身去體驗那個氛圍。


僅僅一個多小時時間,我們連地圖都沒拿,寄物後直上二樓。迎面而來是巨幅油畫,左轉後在一個展館中則是The Grand Canal, Venice的巨幅複製畫,看到了J.M.W Turner的特展。

我們兩人對於繪畫所知都很少,更不知J.M.W Turner為何人,但是卻在那個展館好好逛了一趟,看到了幾幅自己很有感覺的畫作。隔壁19世紀歐洲繪畫展館也順道過去看了,也看了現代藝術館(裡面有九成是我看不懂得東西)。

要走之前,跑去埃及館晃,終於在最裡面找到了從埃及空運過來的The Temple of Dendur,一個神廟就這樣在這邊重現,據說原本周圍還有尼羅河河水環繞,但是目前整修中,看不到這個完整的景色。


隨便搭4號地鐵匆忙前往Yankee Stadium。Yankee Stadium今天上演的是紅襪洋基三連戰的第一場,雖然cclu說的頗有道理,1923年Yankee Stadium啟用時是由紅襪作客來打第一場,熄燈前最後一場如果也是紅襪來訪才稱得上是有始有終,這樣一來我也無法在紐約看到這種經典對決的戲碼了。


Yankee Stadium因為王建民的緣故,這幾年來不少台灣人應該都來過了。但我們來的時機很差,六月時王建民腳扭傷,現在看來應該是全季報銷了,也因此我們買票時不需要考慮輪值表,考慮我們的行程安排即可。



這是東岸球場之旅第二場,Paul說的沒錯,東岸這些城市進場的球迷,十個有七八個身上都會穿著支持球隊的衣服、帽子或相關物品,比起西岸的棒球純度的確高上許多。我們身上這次終於也套上了兩件直條紋T-shirt和球衣,彷彿終於有點參與感了。(但是鏡頭還沒照到我們啊)

全場球迷穿著的球衣背號繁多,A-Rod、Jeter自然不在話下,這兩年火燙的62張伯倫也一堆,連古老的Mickey Mantle、Joe Dimaggio都有人穿,但是王40?對不起,我就只看到我們兩個人而已,連路過的一些台灣觀眾,我也沒看到有人穿。(當然也可能是我看走眼)好歹也是四年來拿下54勝的投手,受傷影響這麼大嗎?還是投手沒先發就不太容易有球迷穿球衣進場?


Yankee Stadium真的管很嚴,Paul之前囑咐我可一衝進場就靠近內野去抓把土,但是今天打擊練習時,能夠碰到土的內野位置有網子擋住,根本不可能伸手進場抓到土。而在左外野的Monument Park,早在五點半(進場沒多久),就管制不讓非最左側位置的球迷入場,一整個就是令人火大,後來似乎有開放一下,但不到六點又管制,現場一堆人不爽,但也只能喊兩聲後作罷。


所以Yankee Stadium這個頗具歷史意義的紀念公園,這次我們沒辦法進去,而根據正常邏輯來看,應該是這輩子也沒機會了。

Yankee Stadium有太多的特色,官網上或Wikipedia上都有介紹,而因為台灣轉播洋基的比賽眾多,這些特色應該多數台灣因王建民而看大聯盟的球迷也都頗為清楚了。我個人認為值得一題是Bob Sheppard介紹打者時的念法,我第一次聽到背後被重複念的時候,還真的有點一頭霧水,後來才知道這是他的慣例。


另外原本輸球時播放的Liza Minneli版本的New York New York,現在似乎已經取消,所以今天雖然輸球,聽到的依然是Frank Sinatra唱的版本。


今天是球賽自然是賣了個滿座,觀眾人數超過五萬五千人。上層看台的確非常高聳,進進出出很不便,但要說會有往下掉的恐怖似乎也太超過了。我們順利買到紐約時報上介紹的Goya Stand's Cuban Sandwich,不錯吃,不過不算特別美味,排隊的人是內野Yankee Food Court中最少的,看來紐約時報的介紹沒啥影響。


原本比賽前看到松坂大輔在牛棚熱身,以為今天竟然能夠遇到他先發而不是我原本查的Wakefield,後來發現他真的僅是進去熱身而已。不過後來洋基在八局下有機會反攻時,紅襪則陸續換上了岡島秀樹(一二壘有人面對松井秀喜,花了八個球三振),接著直接將Papelbon丟上火線。這次雖然和去年九月我寫兩隊三連戰第一場時頗為類似(不到中間洋基就落後四分),但是最終也沒追回來。7:3,洋基輸掉系列第一戰,大概也輸掉了季後賽門票最後一點機會。


 

今日太累,明日要早起,照片有機會再放吧。


PS.今天兩個場地安檢都很嚴格,如果能夠僅帶小包包是最好,大都會博物館連我們帶的塑膠袋都要寄物,而Yankee Stadium則是要把裡面的東西換到透明塑膠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ioyang 的頭像
marioyang

抬起尊臀去看棒球--瑪利歐在痞客邦的分站

mario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jen
  • In 大都會博物館.
    It is suggested donation.
    So you can just donate 1 USD if you just stay for 1 hour.
    By the way, now 大都會博物館 has 特展 for Chinese painting.
  • marioyang
  • 的確,應該要捐獻一下的,但是那時心情有點糟糕,所以忘了很多事情。

    另外我對於在國外博物館看到中國文物心情是很複雜的。
  • cgs3300
  • 我第一次在大都會博物館看到整面上百座敦煌佛像時,心情也是複雜到了極點。但後來想想,其實不需要有那麼複雜的心情。那些文物如果沒被美國人幹走的話,大概也早被文化大革命給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