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運動邦提供
Photo Credit: 運動邦提供

郭泓志,台灣第四個登上大聯盟的選手,第一個在大聯盟打出全壘打、入選明星賽、打入國聯冠軍賽的台灣選手,2010年還創下防禦率1.2的道奇隊史記錄。

他的棒球人生就是一連串驚濤駭浪。因為有剛速左腕,所以1999年從南英商工畢業就和道奇簽下合約出國挑戰大聯盟。但也因為這些簽約問題弄的滿城風雨,甚至因為在中華青棒隊集訓中被家人帶走接受道奇球團安排赴美之故,被中華棒協開除國手資格和永久除名,還被兵役列管。(之後靠杜哈亞運的金牌才解除兵役問題)

他在小聯盟1A的初登板就技驚四座,三局投出7次三振,球速達157公里,但左手肘韌帶卻因過去操勞過度而斷裂,展開了不斷受傷、開刀、復健、復出又受傷的不斷循環之旅。

他開過5次刀,上下大聯盟6次。他的棒球故事太多起伏,甚至被運動用品公司拍成廣告標榜沒有不可能的事。

郭泓志今年年初代表中華隊打第三屆的WBC世界棒球經典賽,雖然在對韓國隊的比賽被打全壘打救援失敗,複賽對日本也沒順利守成,但是守下前兩場對澳洲和荷蘭的比賽依然功不可沒。

而在旅美13年之後(今年沒有拿到美國職棒合約),郭泓志終於在今年9月回來台灣加盟統一獅。統一獅是動用今年今增俗稱「郭泓志條款」的優秀旅外球員條款和郭泓志簽下一張三年總價4080萬新台幣史上最高薪合約。(不含激勵獎金的話是3480萬元)

11月7日,在中職總冠軍賽打完後的一個週四下午,統一獅合作的行銷公司邀請了痞客邦中的棒球寫手參加了郭泓志的集體聯訪。

這群棒球寫手都對棒球非常熱愛,也因此問了許多跟棒球訓練、專業等比較有關的問題,或許跟一般雜誌的訪談內容會不太一樣。但從中,我們依然看到的是那個對棒球有十足熱情的郭泓志。而在繞了這一大圈赴美圓夢之後,帶著更成熟心智,準備把過去的經驗和身手,獻給台灣的棒球和球迷。

底下為現場訪問摘要:

明年唯一目標:維持健康


問:你終於回到台灣來,現在加入統一獅,除了你有講過想要回來貢獻你的所學之外,你自己心裡希望第一年在中華職棒能夠達成什麼樣子的目標?

郭: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明年開始,調整到可以穩定的出賽,那就能帶給球隊正面效益。因為我身體健康,就可以帶來很多正面的影響,照我自己的方式出賽,給喜愛我的球迷看我比賽。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健康。

問:剛剛提到說明年的目標是保持身體健康,但是除了這一點之外,有沒有一些比較具體設定的目標,比如說可能是以先發或是後援,或是說先發投多少局數,後援有什麼目標。

郭:我覺得那些都不重要的原因是,我只要身體健康的話,這些都是能夠達到。不管是拿勝投還是拿救援還是拿什麼,能夠保持健康在球隊出賽的話,對我來講是最重要的,那其他只要我能出賽,我的成績自然就會出來。

美國教練相處心得:Torre印象最深,Honeycutt就像朋友


問: 你在道奇這麼多年,經歷過很多不同總教練,從Tracy 到Torre還有Mattingly,有哪個教練是你覺得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或是讓你最印象深刻的總教練?

郭:我覺得從Torre教練身上感覺比較深刻,因為那時候我也站穩了,所以跟他相處時間比較多。他比較會給年輕的選手機會,不會因為你是大牌小牌,像我雖然不是大牌,可是他還是會一直讓我做好我自己該做的工作。他是一個會讓選手覺得說他很相信你的教練。

問:所以就是會很信任年輕的選手,給他機會。

郭:他會讓他的球員感覺說他很信任你,而且他對外不會去講球員的不好

問:盡量講正面的東西。

郭:我覺得他就是一個總教練,他覺得輸球就是他的責任。

問:我想請問一下就是在投球失憶症(2011年)這段期間,投手教練或是教練團或是你自己是怎樣去克服的?那投手教練Honeycutt是怎麼給你建議?因為他應該是除了總教練之外最靠近你的一個教練,所以這過程中給你什麼樣的建議或調整?

郭:之前有所謂的投球失憶症,我覺得是心理層面的問題吧,就是你會變的沒目標,比較不知道自己打球目的在那裡,那時候就是休息一段時間從零開始。你要回到小聯盟,然後從短距離傳球到長距離再進牛棚,其實一切都是重新再調整,重新再學棒球的那些基本和樂趣這樣,所以其實到最後變成他們是不會跟我多講什麼,反正就是用你自己的方式,也不會逼你哪個時間要回來,他們就是給你一段時間,你照自己的方式調整,然後給你資源幫助這樣。

問:像剛剛有提到總教練,那經歷過這麼多投手和教練,你覺得誰給你的建議或者是指導你幫助你的地方,你覺得誰讓你的印象比較深?

郭:像Honeycutt 他是從我小聯盟就帶過,其實他帶的方式很簡單,他也不會去改變你的姿勢或什麼,他給你的觀念就是要勇於跟打者對決,不管你在哪一個時刻,球數落後或絕對領先,你站在投手丘上比賽就是要從零比零開始,不會因為落後或是比賽的分數去改變你投球的策略。

他其實就是一個很好的老伯伯,因為他打了二十幾年我記得好像23年吧。在帶我們的方式很簡單,你有問題就去找他,你沒有問題他也不會去找你。他在帶我們就像是朋友一樣在聊天,然後也沒有什麼教練選手之間的差別。你有什麼投球上的問題你要找他他會跟你聊,平常就像朋友一樣,他會問你說你現在好不好阿,球季結束之後要不要去他家釣魚阿什麼的。

喜歡當先發還是救援?給你什麼角色,你就要去適應


問:你生涯前期是擔任先發投手,後來變成中繼,然後再變成終結者。從一個投一休四的先發變成reliever,那我想請問一下你這中間心態的轉變上有什麼不一樣?

郭:心態的轉變上是還好,因為我從先發轉當中繼是一定會有機會, 所以也不是說因為我的角色比較適合中繼,我覺得是給你什麼角色你只能去適應它,因為在那時候我如果沒有想辦法去適應他的話,我可能就沒有這個舞台,所以到最後變成就是從中繼又變成終結者。第八局跟第九局其實是差不多的,承受的壓力都一樣,當然跟先發是不一樣,我也很久沒當先發了,所以我也不能跟你說先發的感覺(笑)。

問:剛剛有提到先發跟後援的問題阿,那你自己的經驗,雖然很久沒先發了,但是你會比較喜歡先發還是後援?

郭:我個人現在是比較喜歡後援中繼。因為我喜歡每天到球場覺得我會上場,因為當先發你可能就不用管其他時間,但我去球場我不喜歡在旁邊加油。雖然說不一定會上場,可是那種感覺是跟隊友坐在牛棚那邊聊天,然後到第五局之後開始緊張、開始亢奮、開始在那邊猜阿,我喜歡那種感覺,所以現在對我來講我比較喜歡當中繼後援。

問:你會覺得先發跟後援的壓力不太一樣嗎?或是說哪一個比較大?

郭:應該是不一樣,先發有先發的壓力,後援有後援的壓力。後援的壓力是在於隊友辛苦了這麼久了你要守下去;先發的壓力在於你今天是先發,你要想辦法把局數吃下來。所以我覺得壓力應該是不一樣的。

問:雖然以你自己的想法來講,你會比較喜歡後援,但可是如果是救援的話,有時候你就不見得有機會上場投,會不會這個部分也會是個考慮的因素?

郭:我覺得要跟球團溝通是哪一個位置能夠幫助到球隊。以現階段來講,因為這幾年我都是擔任中繼跟後援,當然以現在這個時間點來講,如果當中繼跟後援的話我的身體會比較容易去適應。可是如果試一試覺得先發也可以,那先發也無所謂。

問:你個人感覺比較喜歡可以上場準備的那種感覺,那球團有沒有跟你溝通過,可能會比較希望說你是設定在先發,譬如你就固定投周末場,可能可以製造票房?

郭:其實沒有,我覺得是要靠你們的力量怎麼讓球迷多進場去支持中華職棒,沒有說要特別支持統一獅,而是支持中華職棒。我覺得這是需要大家都要去努力的一個方向,像未來我也希望如果可以的話,多吸引一些球迷進場,不管是以怎樣的方式,如果說一定要先發才能吸引球迷來的話,那我也願意先發,不過只能丟一局(全場大笑)

投捕搭檔,跟Russell Martin搭配最順


問:那在大聯盟你覺得哪一個捕手是你覺得配球你最認同的或者是跟他搭配你覺得投得特別順之類的?

郭:我跟Russell Martin搭配得不錯,因為我們是從小聯盟就開始接,所以他跟我配他就知道我想要丟什麼球。

問:所以你們兩個合作很愉快?

郭:還蠻愉快的阿,像我跟他丟都是直球而已(全場大笑),因為我在練的變化球他都覺得不夠好,不會像說一般新的捕手說「耶,你會丟什麼球?」我說我會丟變速球跟曲球,然後他就配變速球跟曲球,可是我跟Russell下去的話他就直接配直球。

問:關於在比賽中的配球模式,因為雖然說都是大聯盟打者,但也會有中心棒次跟末段棒次,那這兩者在配球上可以做什麼調整?會依據你今天的狀況說你想要三振或你想要精簡球數,會做這樣的調整嗎?

郭:我覺得要看自己當天的情形,那當然我們比賽之前都會開會,就是說第一棒到第九棒的弱點是什麼。可是,像我的優點是我的直球,那可能一到九棒大家都會打直球,那難道我就不用直球去對決他們嗎?當然他們的弱點你可以去防,可是我覺得不太會因為他們的弱點然後去改變今天的投球策略,就像你不可能叫王建民不丟伸卡球一樣。

問:所以如果當天速球的狀況沒有那麼好,還是……

郭:就打電話給總教練說你不行不想上去。(全場大笑)。還是要丟啦,只是要更有自信地去丟啦。

人生也想一番風順


問:我想問一下,因為之前我有幫時報出了一本你的書,陳偉殷最近也有出一本傳記,而你的成長過程跟背景應該是拍電影都不過份,那你自己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郭:我覺得我只是還好,我覺得我的過程只是…..我覺得是因為我在台灣,我是台灣人,然後我今天可以回到這個地方來,那就會去想說我以前有沒有去做什麼事情是讓大家可以學習的。我覺得這只是一個人生的過程,我今天只是剛好有這個機會在這邊,而我之前經歷過的事情可以跟大家分享,對我來講其實就這麼簡單。因為如果你要我選擇一次,要我搞這麼多勵志的故事?我不要,我想要一帆風順阿,但是當我遇到了然後我又有這個機會,我就繼續下去。

問:你之前不斷的受傷復出再受傷再復出,你在復健過程中有什麼想法?

郭:其實一開始想法很簡單,就是跟著球隊的復健課程做,然後你就可以回來有表現。但復健不是一本書:你翻完、你讀完就學到了,沒有。那有很多東西很多細節是你自己要去慢慢體會的,而且我覺得復健的過程是每個人做一樣的東西,但得到的結果是不一樣的,那結果可能…...像我一直受傷一直做復健,我自己覺得在裡面學到很多。

心理的層面比較多,因為有很多東西我覺得說,如果不去做,我就沒有那個成功的機會,那我去做這些東西(復健),我會覺得說起碼我有做了,我不會等到以後我再回頭過來看,然後怪我自己當初為什麼沒有做這個東西。所以我覺得經歷過這麼多次受傷之後,在裡面學到的是比復健還要多的東西。

對年輕選手的意見分享


問:今年看到羅嘉仁跟李振昌他們倆個也都上了大聯盟,你有沒有什麼經驗可以分享,就是第一次上大聯盟心裡的想法?

郭:我覺得他們丟得很好啦,因為其實你要在小聯盟這整個系統裡面慢慢熬,待下去就已經很困難了。而且以他們的年紀現在都還是在學習和成長的階段,所以當他們投越多比賽中他們學到東西會更多,所以我覺得他們現在的情形就像我那時侯剛上去一樣,全部都是很新鮮的。然後等他們繼續待下去才會開始覺得不一樣,因為他們知道哪些打者要怎麼樣去對付,這些都是在上面會成長的地方。

問:那在上面的時候心理壓力會很大嗎?

郭:會啊當然。

問:那你都是怎樣讓自己冷靜。

郭:深呼吸,然後看一些球迷的信。

問:對於考慮要不要出國的選手,你想要給他什麼樣的建議?

郭:這個問題最近很多人問我,很多人問我說,你覺得那些小朋友,他們就是決定好就出去了,還是應該先留在台灣等準備好了再去挑戰。可是我不曉得什麼是所謂的準備好了。我覺得說機會不是每天有,你今天有這個機會、你有這個目標然後你有這個夢想,然後你剛好又有這個時間點可以去挑戰的話,你只要自己準備好,我覺得why not?

我覺得可以試阿。因為多去外面看看我覺得學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層面,不一定是好不一定是壞,你會看到的東西跟你留在台灣看的東西不一樣,如果你今天真的有這個機會,然後你家庭因素也可以負擔,因為當然你出去的話是會很累,金錢方面也是負擔很重,可是你沒有這方面的困擾的話,你願意去挑戰,我覺得可以去試。

教練該保護球員嗎?


問:過去你因為傷病史球隊會比較保護你,比如說有球數限制和天數限制,你有跟球隊溝通過嗎?比方說這個時間點可能需要你,可是因為你前面兩天已經上過了,那你會不會跟教練要求說,可不可以讓你上去投之類的,有沒有這樣的情況?

郭:在美國我們一年要打162場比賽,他們(教練)要做的是想辦法維持盡量打完162場,然後季後賽則是另當別論。在季賽的時候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不想我到六月七月就因為太疲勞了而發生什麼問題。所以他們那時候的做法很簡單,就是慢慢累加上去,可能到六七月可以丟兩場,然後休一天什麼的。當然我每天去球場都是說我可以(上),但是他們當然會去注意。其實不是只有針對我,對別的球員也是一樣,丟個兩天之後,如果才四月五月他們就盡量不會去讓他連續投三天,除非真的是打到延長賽全部都投手投過了。

問: 日職總冠軍戰才剛結束,田中將大在第六場完投以後,隔天封王戰星野仙又讓他上去關門,請問以一個球員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你對這件事的看法是什麼?就是說,如果總教練前一天讓你完投,然後第二天封王戰又讓你上場去救援,那你覺得這樣的意義是?對球員來說,是真的是太操他了嗎?還是說你覺得這是對勝利的執著?

郭:我覺得是看球員自己的意願吧,我你今天如果身體狀況OK,然後又是因為在日本一(編按:日本職棒總冠軍戰)的最後一場比賽,你想要盡一點力量然後確定自己身體狀況OK,我覺得什麼都可以。

問:那如果你是田中將大,你會拒絕嗎?

郭:如果我是田中將大可以丟一百六十幾顆喔(笑),我應該是會上。

問:因為這件事情在台灣引起蠻大的爭議,大部分的球迷認為是總教練的調度太超過了,可是我覺得以球員的角度來看應該也有不一樣的意思。

郭:我覺得球員今天如果身體狀況OK,然後又是今年的最後一場比賽,他可以上場的話,我想也沒有人可以阻止他,因為他畢竟是球隊的指標人物,如果他身體狀況OK的話,像我是不行啦。

大聯盟的差異


問:你覺得登上大聯盟之後帶給你學到最多的是什麼?然後這些東西你覺得台灣最缺乏的是什麼?

郭:我覺得是觀念吧,打球的觀念,因為像在小聯盟打球,我們一直都只是想說要打到大聯盟而已,而當我們在大聯盟的時候我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只有打棒球。其他的像要去出席一些活動或是什麼的,球隊都會幫你安排好,以我在美國打球的觀念,打到大聯盟之後,我就知道說其實我只要認真打球,我要注意的就只有打棒球這塊而已,其他我根本不需要擔心,我覺得這是打到大聯盟之後讓我覺得真的不一樣的地方。

問:因為台美的棒球觀念跟訓練模式不同,到美國以後,投球上遇到的衝擊是什麼?

郭:我覺得以投手的角度來看,最大的不一樣是美國重質不重量,以我接觸到的台灣的文化,台灣比較重量不重質。譬如說像在美國你很少看到一個投手在丟牛棚丟超過100球以上,就算是先發,他們也是30顆、35顆就沒了,不用說中繼,因為中繼你根本連想丟,教練、捕手都不一定會想接。因為他們會說你每天都準備上場比賽要丟那麼多了,為什麼還要賽前去做練習?他們覺得手臂是一個消耗品。

可是在台灣,我接觸到了幾個人,他們是今天我要丟150顆,他們前面的70顆、80顆是用六分力量、七分力量在抓感覺,然後最後的10顆、20顆才用全力在丟。在美國的話,因為在比賽你不會用六分力、七分力去丟這個球,所以六分力七分力丟很多球沒有用。

所以我覺得這是觀念方面的問題,那當然社會生長環境是不一樣,我們在台灣你要知道說其實像球員是蠻辛苦的,因為要坐巴士移動、比完賽還要做重訓、還要幫球迷簽名,其實長年累積下來我覺得做這樣的事是不可避免的。

問:你覺得台灣和美國這兩邊球迷這種加油有沒有什麼不一樣,還有像你們對巨人的話(編按:道奇和巨人是死對頭),那些球迷會不會就是說比較會去叫囂或是比較有趣的事情?

郭:其實台灣跟美國當然加油的方式不一樣,美國比較沒有像台灣這種獨特的加油方法,在台灣感覺也蠻舒服的,因為他們講的語言你都聽得懂,然後用一些方式,從以前傳承到現在的一些加油方式那你會覺得蠻特別的;在美國,他們就是死忠的球迷,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去幫你加油。

大聯盟印象最深刻的打者和對決


問:請問在大聯盟生涯,你覺得過程中最難纏、最難對付或是最讓你有印象的打者是哪一位?

郭:應該算是Pujols,因為印象中他就是什麼球都可以打。

問:包括你在道奇創下防禦率1.2那個球季

郭:那時候就比較簡單一點(現場大笑)。可是其實(大聯盟)每個打者都很強

問:請問一下在大聯盟那段期間,有沒有哪一場比賽或哪一次對決你覺得一輩子會記得,然後印象深刻?

郭:對決喔,有阿,有一場在Arizona吧,我丟最好的那年。我丟了第七跟第八局,那天真的是想到都會笑,因為什麼球都丟得出來,變速球、曲球、直球,隨便都97、98(英哩),那天的狀況就好像在對小孩子一樣,6K 。

郭泓志提到的哪場比賽影片:

對於重量訓練的想法?


問:想要問一下,復健的時候,練習下盤的重量訓練是怎麼樣進行的?進行多久?

郭:像下盤的時候當然我們會有一些指導的老師,然後就跟著他們的動作去做,然後會慢慢的加強,一開始就加到最小這樣子,然後就慢慢的、慢慢的。那以我手開刀的經驗的話,剛開完刀都是要從最平常的開始,我為了轉那個開門的門把就花了快一個小時。

問:因為重量訓練對於亞洲的棒球選手來說一直有一種很恐懼的感覺,甚至在三級棒球之內,重量訓練這東西是被視為洪水猛獸,但達比修有也說過他覺得日本跟美國的差距就是因為重量訓練而造成的,因為沒有一套科學化的訓練方式,那你自己也是從台灣去到美國,你對於重量訓練,美國在執行這套訓練的方式,有什麼看法

郭:我覺得重量訓練是需要的,那當然從以前到現在時代在進步,像我之前剛去美國的時候,只知道說要做重量可是不知道怎麼做,那現在很多越來越幫助運動選手可以達到他顛峰的那些訓練動作都有出來。我覺得重量訓練是必要的,是因為它可以讓肌肉更能夠去適應你要去做的一些運動,然後也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傷害,運動傷害難免,但它能讓你的肌肉更能夠承受一些刺激。

現在的球員都有做重訓的觀念了,當然,如果我今天可以不要坐在這邊(做重量)就可以丟150的話,那我今天當然不要坐在這邊啊。可是我今天如果做那些重量訓練可以對我有幫助,讓我可以丟到160的話,那我會去做重量訓練,所以其實重量訓練對現在的球員的觀念來講,他們都慢慢的接受了。

問:承接剛剛的問題,因為先發投手投一休四,所以在中間有一些體能分配是可以理解的,那如果中繼投手必須要每天都出賽的可能的話,那你要怎麼在中間去做重量訓練的調整。

郭:我自己的經驗是,做重量是不會在比賽前做,先發你可以在比賽前做,因為你知道那天不會去比賽,你可以做完然後去那裏看比賽;中繼的話,我們一般都不會在比賽前做重量訓練,就是盡量讓身體保持輕鬆,因為你要去準備每一場比賽。那可能連續丟個兩場或是剛好有移動或是休息,像我明天要移動、我明天要休息,或是我今天丟了三局,我知道我明天不會上場,那天晚上我就會去做重量。

問:所以你是比較隨機的、比較機動的去做重訓。

郭:因為中繼就是你要保持每天都可以出賽,跟先發不一樣。

台灣最強的打者是?


問: 那你覺得以過去的經驗,目前台灣職棒裡面最厲害的打者?最難纏的打者?你最有印象的打者?

郭:我覺得其實都很強。講實在話,像今年打進WBC的跟這些隊友相處,我覺得台灣有台灣打者的強項,他們會鎖定的球路比較多。因為他們可能對快速球的適應沒有那麼的好,可是他們在台灣打變化球真的種類太多了,指叉阿變速球,這些在美國是很少看得到,所以你會看日本投手一開始去那邊丟指叉就完全打不到,因為在美國沒有丟那種球。

可是相對地美國的打者比較有力量,台灣打者比較黏,兩好球之後你也不要想說去輕易三振他。我覺得這是要等明年開始打之後去摸索之後才會知道。

問:以你之前當隊友經驗有沒有說特別覺得哪一個隊友比較厲害。

郭:像恰恰阿,還有今年看林益全在打,我都覺得這些打者很強,他們都有自己的優點嘛,重點不是我怎麼看他們,是他們怎麼想打爆我(笑)。

問:剛剛有一個問題是說,剛剛說台灣打者蠻厲害的,那我很好奇說,以你自己看,你有待過大聯盟,然後你有跟中華隊打過,那你有覺得哪個打者其實應該根本就是大聯盟等級的選手?

郭:我覺得恰恰打擊能力真的很好,他的內外角擊球點他都蠻厲害的。你們要多替打者加油,因為其實台灣的打者都蠻強的,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因為我常常聽人家講說中職的打者沒有那麼強嘛,然後一些美國簽的那些洋將覺得台灣的棒球比較簡單。沒有,我覺得在哪裡都是一個挑戰,球是圓的啦,飛出去之後沒有辦法保證說一定會有什麼結果。

棒球是「心理」的運動


問:這樣聽起來好像主要是心理問題。去年Dorfman出了一本書叫投球的心靈密碼你有幫他寫序,他好像大部分也是講心理的東西,比如說他說「上場的話一定要相信自己是可以的」,可是像你會投球失憶症就是因為你沒有信心了嘛,那你怎麼樣在這過程中又能夠去找回自信,然後繼續投下去,找到一個目標?

郭:我覺得信心不是你講給我,我就有了,或者是我去做什麼東西。我覺得是自信要慢慢的一步一步地去培養,那中間當然要做很多東西,然後依照每個人的方式,看你是用什麼樣的方式會讓你自己覺得有信心。

我覺得像你剛才講的那些,我覺得要花一段時間然後要反覆地去做很多事情,才能夠慢慢的做到對自己有信心,當然不是用講的這麼簡單,所以很多東西很多層面是你要靠自己的工夫去摸索,那每個人的方式不一樣。

問:所以像Dorfman他在做的時候,他還是會針對每個人的特質,然後幫你設計說這些……

郭:他會有很多方式讓你去嘗試,他做的只是給你一些工具,讓你需要的時候你可以去使用它,然後每個人使用的方式不一樣。像我的話我就是要多去注意我自己的呼吸調整,或是我要多想想一些其他的東西讓自己能夠更專心地在投球上面,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一直去重複做這些事情,我才慢慢找回我的自信心。

後記:


郭泓志在棒球選手中算是很會講話的一位(陳偉殷是業界公認另外一位很會講話的選手),而在這次難得跟一群熱愛棒球的部落客一起聚會訪談的過程,郭泓志講了不少過去我們不了解的一些想法。今年他參加冬季聯盟的比賽中,已經證明他依然可以在實戰中投出150km以上的速球,相信會讓所有球迷對於明年的職棒比賽非常期待。

而所有球迷對於郭泓志最大的期望應該也就是如他訪談中一開始所講的:保持健康。那我們應該就會令人開心的棒球春天可以期待。

創作者介紹

抬起尊臀去看棒球--瑪利歐在痞客邦的分站

mario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